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特写:一农村汉子碎瓷片里捡出八百年绝技

发布日期:2020-06-06 13:52 作者:鱼扑克app官网

  由今上溯1000多年,北宋。“定汝官哥钧”,五大名瓷名满天下。金元年间,北方定窑覆于战乱。

  20年前,河北省曲阳县,一个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的农村汉子,想从碎片中唤醒这800年绝艺。“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他不知道这句中国的古线日,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将“瓷、诗、书三联艺术”证书颁发给47岁的国际工艺美术大师陈文增。

  络腮胡须,身量不高,陈文增外表不起眼,说话声调偏低。当地人悄悄告诉记者,他兜里总揣着,心脏已经来威胁过好几次。

  精美的盒子中,一只润白的“莲纹刻花大碗”,口径尺盈。陈文增的目光开始发亮,“定瓷是白的,但不是纯白,不是像你的本子这么白。”记者正欲细看,一声清脆的磬音荡漾而来,悠长而有劲道。“白如玉,薄如纸,声如磬,这就是定瓷。”土石的肌骨,却有了金石的灵魂。1999年,他的一件“四海呈祥”云龙雕花瓶被定为国家级珍品,由人民大会堂永久收藏。

  “世上会烧瓷的人太多了,我这算不得什么。”陈文增很谦虚。他以瓷为载体,以诗书作咏唱,“自制定窑瓷品并自诗书”,成为“瓷、诗、书三联艺术世界吉尼斯之最”的创立者。“三联艺术”在民族文化传统中由来已久。陈文增的好友、古建研究专家沈志伟评价:他的字有“品”,诗有“格”。打开“莲纹大碗”旁一卷轴,“平生感事知多少,惟有悠悠此中莲。”陈文增笑言自己“二十年蹒跚脚步,艰辛备尝”。

  诗后的题识中云:“1972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提及中国定瓷,开国元勋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怀定窑,恢复在一片空白之中启动。”“定州白瓷陶冶珍,纵横小理自然新;扫清仙客闲天地,贮得四时一味春。”古代日本诗人曾这样咏定瓷。侵华战争期间,田中角荣曾驻扎在定州,对定瓷知之甚详,但当时绝艺失传久已。

  定窑烧制始于唐代。曲阳在古代属河北省定州管辖。据县志记载,五代以来,朝廷曾在此设立税官专收瓷器税。“大窑三千六,小窑如牛毛”。北宋政和、宣和年间,定瓷进入鼎盛时期。江西景德镇、山西平定、四川彭县、辽宁上京、北京龙泉等诸窑皆蜂起仿效,邻邦为之倾倒。北宋《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载:高丽碗、碟、花瓶、汤盏,皆窃访定器制度。金宋之战,窑倾瓦覆,绝艺绝矣。

  1972年,经周恩来专门批示,由国家拨款成立了保定地区工艺美术定瓷厂。1978年,陈文增因书法出众而进厂,“我生在定窑遗址,捡拾着碎瓷片长大。从小我就觉着,这瓷片怎么这么美啊。进了厂,我想好好干些事情”。但是定窑的原料制备、技法工艺没有留下任何历史资料。10年间,工厂亏损,反复转产。陈文增几经希望破灭。

  13年前的今天,陈文增做出了使他后半生发生重大转折的决定。1988年3月27日,他和几位瓷友等一行六人抛家别子,进驻灵山山区定窑遗址。用最原始的方法:捡。从遗址中捡拾不同时期的碎瓷片,拿到唐山陶瓷厂进行瓷质检测化验,根据化验结果寻找原料,然后炼制,再分析化验……原料配方的最终结果同于古代定瓷瓷片的标本。4年间,三去邯郸,两上唐山,数次进京寻访真品……碎片中,图案渐现。1992年,曲阳定瓷有限公司成立。陈文增出任总经理。

  记者疑惑:为何要囿于古法,而不自行研制新工艺?陈文增笑道:“古法精妙,深得天理。”《归潜志》云:“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定窑原料取自太行山遗脉,石料晶莹洁净,土料细腻绵软,水质源深清冽。1127年,定窑南迁,流落到景德镇的北方陶工力图还定窑之润白于天下。但烧成颜色却为一种影青呈色,后人称为“南定”。“这并非他们之过。南方气候温湿,原料成分异于北方。这就好比用北方小麦做成的面条和用南方大米粉做成的味道截然不同一样。四川汉白玉和曲阳汉白玉的质感不同,艺术感觉就迥别。锤钎无法改变石料的物理化学性能,在符合物质材料性能的情况下,才能产生艺术感染力。”

  中国的早期白瓷是邢窑,以精美质地而问世,瓷的明润细腻替换了陶的粗厚笨拙,但没有发展起来自己的装饰特点。定窑以装饰见长,刻划花和印花是两大装饰方法。器物上加以刻划并非自定窑始,石器时代的陶器上已有相当丰富的绳纹、席纹、格子纹。秦汉以来,陶器及瓦器上的装饰纹样更趋多样。古代定窑人曾尝试堆、贴、剔、点、镌等种种方法,欲寻最适宜的装饰技法。

  陈文增告诉记者,古代书画家为王室所重,而瓷器属手工业,社会地位很低,文人画家不可能投身于制瓷业。中国书法绘画艺术发展虽早,却一直没有融于陶瓷之中。以刀代笔,是书法用笔的精纯提炼,成为定窑六七百年来的主要装饰方法。定窑著名的手刻鱼纹,刻刀在盘子内部刻出两鱼,周围为波浪纹。虽只寥寥数刀,因线条宽窄不同,明暗、肌理毕现。斟满清水,鱼若游动。陈文增感慨:“古代先贤制瓷,缺乏高科技手段,采料、粉碎、制备,都是人工的原始机械,但他们却善用自然之道。”

  “技法早已散失,我们不知道宋代用的是什么刀具。一些陶瓷专家认为,双线刻法是‘刻一刀,复一刀’,就是说,先刻出单线,再沿着补刻一条以使形状丰满。”但陈文增以为,中国书法用笔讲究一挥而就,刻刀同样不可描改。他发明了三把刀具,命名为单线刀、双线刀和组线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周淑兰教授曾给予高度评价。一个高、径尺余的小口大肚瓶坯,陈文增左手扶瓶身,右手执刀,瓶逆着走向而旋转,刀随瓶的弧度而伸展。不过两三分钟,一幅莲纹图跃然瓶上,粗细,弯转,撇捺,布局疏密,间架结构,皆安排妥当。最长的笔道近二尺长,不犹不疑,一刀挥就。“刀法宽窄、线条深浅要同烧成效果结合。北宋的莲花,花、叶、蕾都在一条茎上,清雅秀丽。若死板照搬原物,在一件圆形或异状的陶器上,未免生硬。”

  陈文增正在写20万字的《定瓷艺术研究》,“定窑的振兴关键在于科学和艺术的共同载体”,他说。“首先要把历史理顺,掌握定瓷风格的基本特点。但不能纯粹仿古,要面向大众生活,利用定瓷风格,发展当代艺术瓷器。”

  “古,新,奇,是定瓷发展的‘三字经’。”陈文增端起一把甚为玲珑的酒壶,“此为‘两色魔壶’”。他一手执壶,倒满一杯无色清水,再倒一杯,却是淡红颜色。记者甚感惊奇。心知有机关,却看不透。陈文增扬起握壶的手指,原来,壶把上部的下沿有两个小细孔。握住壶把,手指掩住其中一孔,倒满一杯酒,手指稍错一下,倒出的就是另一种酒了。

  壶内隔成两部分,一左一右两柱水流的汇合处在靠近壶嘴的部位。开始研制时,倾出的水流不是向左斜,就是向右斜,要不然就转着圈儿地往外流。烧一批,质量不过关,就砸一批。反复了半年多,终于成功。第一代产品的机关在明面,又经研究,藏进了隐蔽处。这把壶用了22块模具,壶身、壶嘴、壶把,都要各自成坯,再拼合而成。“结构可以仿制,但别处的工艺水平绝对达不到这么高,水流不会这样直、这么稳。”陈文增很自信。

  “八杯壶”一壶可倒八杯酒。倒满一杯,水流自动收住。稍为平置,重新倾倒,另一杯又满。“这不是我发明的。元代就有,后来失传了,我只是将其恢复。”“自律杯”取自“满招损,谦受益”的古训。只可倒八分满,再满则从杯底溢出。展厅里,一只小口大肚的贵妃瓶异常精美。“误国误君再误己,警世警人此一瓶”,陈文增为此瓶题诗,告诫世人。

  陈文增小时家贫,四年级即辍学。曾用过死人坟头上未烧尽的冥纸练笔,将手腕箍在钉钉子的木板上“运腕”,用烧热的砖头融化冻成冰块的墨水。陈文增的办公室里有他自题的诗:“原无逸志醉流霞,检点平生漫吁夸;昨日红颜凋已尽,我今化鹤引梅花”。记者欲深问这位“红颜知己”,“并非哪个女子,这是指定窑。”陈文增笑着解释,笑容中似有伤处。


鱼扑克app官网
鱼扑克app官网